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正文
轨迹之绝命天涯(五)
2021-06-08 17:45:56

“我去,这玩意儿究竟是个什么!”我不由得大吃一惊,这修复能力也太强了吧!

凌子靠到我身边说:“不行,对方是死的,除非把他弄碎了,不然咱们如果跟他死磕的话,就算不被他杀死也会累死,必须把他弄开!”

“你想到什么好办法了?”

“只要让他离开门就行了。”凌子说:“到时候咱们只要把他引到棺材洞里,就肯定有机会把他踹下悬崖!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于是我跟凌子同时往后退。那干尸看我们后退,于是起身向我们扑过来,我们回头紧跑几步,然后手撑地面,一个跟头从干尸的头顶翻了过去,随后两双脚同时踢在干尸的后背上,将他踢翻在地。

我们不敢怠慢,趁着那干尸倒地,拿起背包就拼命往外跑,也不管路对不对,反正都是相同的,最后总能跑到一个棺材洞里。

那干尸着了我们的道,很是气愤,在后面拼命追,一边追还一边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吼声。

就这样猛跑了几分钟,我们终于看到前面出现了亮光。终于到了,太好了!我心中一阵窃喜。

就在马上要冲出棺材洞的时候,我跟凌子互推了一把,随即借力一个转身,滚进了那些棺材的缝隙中。

而猛追我们的干尸就没那么幸运了,因为根本停不住脚步,直直地冲出了棺材洞,掉落万丈悬崖。

我们大大地松了口气,这干尸,脑子应该也干透了,所以才这么容易上当。

总算是逃过一劫,我们坐在地上,这辈子好像从来没这么轻松过,就好像压了我十几年的重担终于放下来了。

突然,一声尖利的鸟叫响起,紧接着,外面的大鸟像是收到了惊吓一样,都开始狂叫起来,刺耳的声音让我们的脑袋一阵一阵发蒙,我们堵着耳朵趴在地上,过了好一会儿,那声音才停止。

我们站起身来,往外面看去,那些鸟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然全都不见了踪影,之前还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,现在竟然跑得一只都不剩!

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难道说,又出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,让这些恐怖的鸟都怕成这样!

不过,这还不是最让我们感到害怕的,因为我们发现,这个棺材洞的洞口竟然有一条绳索桥!一直通到对面的山崖上的一个大洞。

从这边用望远镜,那边的洞里并没有棺材,而且规模也比这边的大了很多。

“凌子,这是怎么回事,刚才明明没看见这座桥啊!”

凌子也很惊恐,因为这一切确实太不可思议了!他说:“咱们要不要去对面那个石洞看看?”

“你没事儿吧!”我说:“万一这绳索是个陷阱呢!就算这绳索桥没事儿,谁知道对面那个石洞里面还有什么妖魔鬼怪!”

凌子这次倒很镇定,轻轻拍拍我的肩膀说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啊,可是有什么办法!我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,好像是有人故意安排咱们到对面去。”

“你别吓唬我,这儿除了咱们哪还有人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第六感吧。”

“切。”

“子轩,我觉得肯定有什么事儿,也许,咱们解决了这件事,就能出去了。我打算到那边看看究竟什么情况,你要是不想去,那就在这儿等我。”

我有时候真佩服凌子这个家伙的毅力和胆量,这么恐怖的地方,他竟然还敢去!

说真的,我从小到大绝对没人说过我胆子小,但是还从没经历过这么恐怖的事情。到目前为止,我的心还是安定不下来。

不过,如果凌子真的打算去,我就必须跟他去,毕竟是好兄弟,如果他真的发生什么事儿,那我这辈子也不会安心的。有我在他身边,有什么事情,没准我还能帮他一把。

“算了算了,一起去吧,咱们哥俩儿联手,管他什么妖魔鬼怪,杀过去!”

凌子笑笑说:“哥们够意思,那走吧。”

我们扶着绳索,小心翼翼地走过绳索桥,来到了对面山崖上那个更大的石洞里。

这个洞确实比对面山崖上的大很多,而且里面看上去也是黑漆漆的,很深,很长。我不禁有点头皮发麻,因为刚才在对面发生的那些怪事,依然历历在目。不过都已经过来了,还能怎么样呢,硬着头皮上吧!

我们打起手电筒,像刚才一样往石洞里面走,这个石洞跟对面不一样,因为里面没有棺材,只是在洞口的两边有两个非常高大的人形雕像,都穿着类似战甲的衣服,手中还拿着武器。

这边的路跟对面不一样,我们走了十几分钟,也没见到岔路口,就是直直的一条,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。

这一路上我们都神经紧绷,可是走了这么长时间都没发生什么,紧绷的神经便有些放松,疲劳感也就随之而来。

“我说凌子,先歇会儿吧,这地方这么安静,估计不会有什么事儿。”

凌子点点头,于是我们就靠着石壁坐下来喝水吃东西。

由于随身带着蜡烛,所以我们就把手电筒关了,洞里的光线也随着变得幽暗。

“凌子,进这个洞以后,我感觉心绪不宁的,有种别不好的预感。”我喝了两口水说,其实我是真不想再进去了,如果能让凌子也改变主意,那是最好的。

不过,凌子明显不吃我这一套。他没有答话,只是看着石洞深处。忽然,我看到凌子的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目光,虽然只是一眨眼,但我还是看清楚了。

“放心吧,我觉得这地方没那么危险。”凌子转头看向我说:“我一定要把这里的秘密解开。”

凌子的眼光让我感到有些不寒而栗,虽然心中极是不情愿,但是我现在都没有办法,我不可能让他一个人进去冒险。算了,死就死吧!

打定主意,我正准备起身,忽然身后的石壁上不知道什么东西微微动了一下。

我急忙站起来回头看去,没东西啊,只是黑漆漆的石壁。我伸手上去摸,又硬又冷,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

“怎么了?”凌子问道。

“没什么,大概是太紧张,产生错觉了。”我搪塞了一句。然而,刚才那感觉太真实了,我确定不是幻觉。


名牌加盟店排行榜 http://www.chuangyezhongguoren.com/
相关新闻
尤克百姓网